利率黑幕:20年樓市和A股暴利豪賭的答案都在這裡 – 中國新聞網 (新聞發布) (註冊)

Home » 09金融 » 利率黑幕:20年樓市和A股暴利豪賭的答案都在這裡 – 中國新聞網 (新聞發布) (註冊)
09金融, 国内銀行貸出約定平均金利 コメントはまだありません



炒股,怎能不看摩爾

一.利率黑市:A股篇

達康書記說:妖精和害人精就像癌細胞似兒的,一點一點的侵蝕貨幣流動性的機體,讓利率黑市膨脹,實業無望,陷在韭菜地里的廣大人民群眾無法自拔。是的,以人民的名義,我要講講最近A股衰絕全球的金融本質。

1.外圍這麼熱鬧,A股卻衰絕全球

外圍到底有多熱鬧,讓我們看看美股。自美國大選之日到特朗普新政第100天,道瓊斯指數上漲了14.22%,標普500上漲了11.6%,納斯達克綜指上漲了16.5%。而同期我大哀股可以說是不死不活的原地踏步。我就不再一一列舉同期別的外圍市場的表現了,大家直接看下面的數據圖吧:

利率黑幕:20年樓市和A股暴利豪賭的答案都在這裡

如上圖所示,自美國大選之日到特朗普新政第100天,我大哀股的表現真正是衰絕全球,連港股都沒有趕上。但這真是「牛市余」的錯嗎?

只為成功尋方法,不為失敗找理由。這句簡樸的話似乎中國股民很難聽進去,一個最明顯的例證就是不管誰當證監會主席,最後都得被他們罵得半死,比如現在的”牛市余”。其實這是可以理解的,因為過去這三個來月,外圍市場實在是太熱鬧了,而我大哀股真的是行屍走肉一般的行情,罵「牛市余」就成了千千萬萬股民疏導負面情緒的泄洪區。

2.A股的宏觀金融基本面

其實都是宏觀金融基本面的錯,這一點「牛市余」是無能為力的。股市就像是河裡的一艘船,河裡的水就是貨幣流動性,如果河裡的水越來越少,哪能指望船的速度越來越快,就是罵死「牛市余」也沒有用。談到貨幣流動性,歐洲有量寬,美國有全球美元迴流,香港有大陸出逃資金,中國有啥?有的是金融整頓和金融反腐。

近期,銀監會發布了多項政策直指金融監管亂象以及金融去槓桿。郭樹清在4月21日召開的銀監會一季度經濟金融形勢分析會上說「如果銀行業搞得一塌糊塗,我作為銀監會主席,我就要辭職。這就是領導責任。」意指:在其位謀其政,對於各類銀行業亂象,要嚴肅處理和問責相關機構和責任人。

3月29日,銀監會辦公廳發布《關於開展銀行業「違法、違規、違章」行為專項治理工作的通知》,要求在銀行業金融機構中全面開展「違反金融法律、違反監管規則、違反內部規章」行為專項治理工作。

3月29日,《關於開展銀行業「監管套利、空轉套利、關聯套利」專項治理的通知》下發,劍指銀行業同業業務、投資業務、理財業務等跨市場、跨行業交叉性金融業務中存在的槓桿高、嵌套多、鏈條長、套利多等問題。

4月6日,銀監會向銀行業金融機構下發《關於開展銀行業「不當創新、不當交易、不當激勵、不當收費」專項治理工作的通知》,瞄準銀行同業業務、理財業務、信託業務。

總體說來,金融整頓影響到的三大塊貨幣流動性來源:通道業務,委外業務和理財產品。通道業務資金規模有20萬億,委外業務資金規模有20萬億,理財產品資金規模有80萬億,也就是說此次金融整頓影響到的資金規模達幾十萬億之巨,這對哀股能好嗎?說是釜底抽薪也不為過吧?這是「牛市余」能左右的嘛?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啊。

3.貨幣流動性被妖精和害人精壟斷

通道業務,委外業務到底是何方妖孽呢?怎麼資金規模會這麼大?通道業務的緣起是這樣:商業銀行受到監管指標約束和政策(比如存貸比)限制,沒有相應的存款和資本作支撐發放貸款,或不得向某些行業(如房地產)、政府融資平台等直接發放貸款,為此轉而通過「理財產品」的形式吸納資金,再用這些資金認購信託公司、證券公司等發行的資產管理類金融產品,而這個金融產品的投向,其實就是銀行事先選定好的項目或房地產企業、政府融資平台限制性行業。銀行的這一類業務就是所謂的「通道類業務」。對於此類業務,銀行最早是和信託公司合作開展,以信託計劃對接銀行理財產品的形式進行;後來,證券公司、基金公司、保險公司也加入到這種合作模式中。比如去年攪得大哀股周天寒徹的寶能系大佬姚員外就通過通道業務動用了百億為計的銀行資金強攻萬科。

而委外業務,也稱委託投資業務,指的是委託人將資金委託給外部機構管理人按約定進行投資管理。目前,銀行是委外市場中規模最大的「金主」。據申萬宏源債券研究部資深高級分析師孟祥娟估算,綜合銀行角度和資管產品的角度,按照2015年末各銀行理財產品餘額共計23.5萬億元的標準來測算,截至2015年底,銀行全口徑委外資金(投向包括通道類的非標業務和主動管理類)的規模約為20萬億元,其中理財資金的委外規模為5.17萬億元。

是不是太複雜,看不懂,那我就說簡單點。國家對中國貨幣流動性的總閘–銀行業的存款安全性要求很高,比如有存貸比,準備金率等指標約束,比如對有些產業禁止發放貸款(房地產,野蠻人收購,期貨投機等),那麼銀行想對這些不準發放貸款的產業(比如姚員外對萬科的野蠻收購計劃)投入資金該怎麼辦?那就通過通道業務和委外業務的名義,把這些資金交給銀行之外的信託公司,資管公司等第三方非銀金融機構,再由這些非銀機構投給銀行早就心儀的對象(比如前海人壽的姚員外)。而這些資金主要是銀行通過賣理財產品吸納的,所以不算存款,因此不受國家對存款資金的高強度監管。所謂明修棧道暗度陳倉是也。

是不是還是不太明白,那我就打個比方:一個作風不太端正的男人,但卻是妻管嚴,工資啥的被老婆管得死死的。那個男人是商業銀行,老婆是對銀行存款的安全性要求很高的國家(包括郭樹清主席這樣的),工資啥的就是銀行存款,通道業務和委外業務就是這個男人私藏小金庫的地方,小金庫里的錢大部分是銀行賣理財得來的,小金庫的錢用來干吃喝嫖賭這樣不正經的勾當(幽默一下,其實是投進了房地產,地方政府融資平台,野蠻人收購,期貨投機等國家禁止發放貸款的禁區)。這下你知道你買了銀行的理財,銀行拿你的錢去幹嘛了嗎?而一旦房地產,地方政府融資平台,野蠻人收購,期貨投機等出事,你的理財產品就只有打水漂了,銀行作為代銷機構很大程度上不會負責,你找誰要錢都不知道(是的,姚員外們也不一定能負的起這個責)。

通道業務和委外業務幾十萬億的資金滋養了多少姚員外這樣的野蠻人,地產大鱷,期貨大鱷(英國金融時報去年4月報導大量銀行理財資金進入中國大宗期貨市場,見下面的截屏)等各種妖精和害人精就只有天知道了。最近民生銀行航天橋支行的美女行長張穎賣了30億的假理財算是這些妖精和害人精演的一齣戲。

英國金融時報去年4月報導大量銀行理財資金進入中國大宗期貨市場

這些妖精和害人精演的戲真是罄竹難書,比如去年農行的票據大案之後,有關部門發現整個銀行業都普遍存在票據違規套利的行為。根據銀監會曾抽查的票據違規事件估算,同業項下轉貼現票據違規規模可能達8萬億元。有關部門發現這些資金有相當一部分進入股市,在股災中損失慘重。

但有關部門沒有發現的是,這些資金可能有相當一部分進入了以深圳為代表的發達地區樓市。看下面的數據圖:

如上圖所示,根據Granger causality test,票據貼現月同比增速和深新建住宅價格指數同比增速存在著很強的滯后相關性。這意味著銀行資金通過違規貼現有可能有不少流入了深圳樓市。

違規票據貼現是銀行人員濫用銀行資金的監守自盜的一種尋租套利行為。有關部門發現這些資金有相當一部分進入股市,在股災中損失慘重。若是這些資金有相當一部分進入以深圳為代表的發達地區樓市,沒被發現呢?在中國貨幣流動性的總閘里妖精和害人精橫行嚴重到了此種地步,難道郭樹清履新銀監會不久便說出了不成功肅清妖精和害人精便辭職的狠話。

中國貨幣流動性的總閘里的妖精和害人精去哪裡橫行(2015年6月前的哀股,房地產,大宗期貨,債券)哪裡就高槓桿暴漲,再高槓桿暴跌(大哀股已經走過了這個暴漲暴跌循環,接下來就看房地產,大宗期貨,債券的了)。暴漲的時候”牛市余”這樣的人物千好百好,暴跌的時候千衰百衰。

金融整頓和金融反腐就是要幹掉中國貨幣流動性的總閘里的妖精和害人精們,這就意味著中國貨幣流動性會趨緊,這樣的局面會持續到十九大之前。外圍流動性充裕,我們流動性趨緊,所以外圍熱火朝天,我大哀股卻舉步維艱,無它,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也。

股市就像是河裡的一艘船,河裡的水就是貨幣流動性,如果河裡的水越來越少,哪能指望船的速度越來越快,就是罵死「牛市余」也沒有用。重要的話得講兩遍。河水裡妖精和害人精泛濫成災,魚肉鄉里,不除之則中國金融市場永無寧日。關於這點,鼠目寸光者除了礙事的”牛市余”之外什麼也看不到。

4.壟斷貨幣流動性的妖精和害人精是怎樣煉成的

那麼妖精和害人精是怎麼橫行的呢?舉個具體的例子吧。就拿最近和財新撕得很厲害的某邦保險來說吧,過去兩年多以來它國內國外進行了總規模以千億元(人民幣)為計的各種收購,以及充當哀股野蠻人(參與了收購X生銀行和萬科的野蠻人戰役),彷彿有花不完的錢。你知道它的錢是怎麼來的嗎?你買銀行理財嗎?你知道你買的銀行理財不少是保險公司發行的萬能險嗎?某邦保險相當大一部分資金就是來自買萬能險的你們。根據大公國際資信評估有限公司的分析報告,某邦人壽2012年-2014年96%到將近100%的保費都由銀保渠道獲得,2015年銀保渠道保費也仍然佔比89%。

難怪某邦保險對收購X生銀行這麼感興趣,X生銀行可以做他賣萬能險的渠道啊。問題是理財型萬能險大多期限不超過5年,對保險公司的流動性要求要遠高過傳統保險產品,而某邦過去兩年多以來多起高調的海內外收購,可以說都是長期投資,這樣短債長投,期限錯配的風險和觸發流動性風險的可能性很高,一旦出了問題,買了理財型萬能險的人們可怎麼辦?

通道業務,委外業務,理財產品,萬能險,違規票據貼現,錢多得花不完的妖精和害人精,這些東西構成了幾十萬億之巨的貨幣流動性,這幾十萬億之巨的貨幣流動性之後站著許許多多買了理財產品,萬能險和信託產品的你們。這樣的貨幣流動性推動的行情你是要還是不要呢?中央的答案就是寧可不湊外圍的熱鬧,也要堅決清算這些妖精和害人精。金融安全不是開春節聯歡晚會,要最大限度的滿足廣大中國股民對流動性的需要,而是要有關公刮骨療毒的決心。

5.妖精和害人精泛濫的金融本質:利率黑市

中國經濟的超級毒瘤叫做利率黑市。

要了解中國的利率黑市,有必要先了解前蘇聯的黑市經濟。根據伯克利杜克調研數據研究成果,蘇聯黑市經濟對GDP的佔比有12%-30%之巨,蘇聯家庭收入中平均有超過30%來源於黑市經濟。黑市經濟成為尋租套利的重要渠道,是腐敗和犯罪猖獗的宏觀經濟基礎,在滅亡蘇聯的過程中居功至偉。而中國也有一個可怕的黑市,那就是利率黑市。蘇聯的黑市倒賣的主要是商品,而中國的利率黑市倒賣的主要是資金。

利率黑市出現的原因是中國利率非市場化,由央行統一調控,存款和貸款息差過大;再加上資金資源被國有大行壟斷。銀行的信貸資源絕大部分被國企央企和特權民企壟斷,廣大私企借貸無門。銀行信貸資金利息往往不超過10%,而根據微金所的數據,中國民間借貸市場平均利率水平則在30%左右。要知道中國實業企業平均利潤率只有5%,於是許多國企央企以及特權民企弄到廉價的資金之後,不是從事實業生產,而是從事資金倒賣。利率黑市就是妖精和害人精資金倒賣的市場渠道,中國的影子銀行在很大一部分上就是利率黑市。

(銀行貸款利率遠高於實業利潤率)

利率黑市的規模可以通過影子銀行的數據來窺視。根據中國人民銀行數據,2013年中國影子銀行在其社會融資總量中的佔比高達30%,而這個佔比在2012年時為23%,其增速舉世罕見。根據布魯金斯學會的研報,2013年中國影子銀行的規模有25萬億元人民幣之巨,屬世界最大之一。

通道業務,委外業務,理財產品,萬能險,違規票據貼現,錢多得花不完的妖精和害人精,這些東西構成了幾十萬億之巨的利率黑市。

腐敗和尋租為利率黑市源源不斷的提供資金,這些資金在套利完成之後就有了逃離中國的必要。根據國際反洗黑錢智庫全球金融誠信組織的研究報告,(如下圖所示)在2000至2011年間共有約3.75萬億美元的非法現金流流出中國,這其中有相當一部分是貪腐收入。中國現在外流的非法現金流對GDP的佔比已經超過了10%,每年在中國,香港,英屬維京群島之間通過轉手套利和貿易作假渠道流動的非法現金流高達1萬億美元之巨。腐敗和尋租收入逃離中國后變成海外熱錢又再進入利率黑市套利(外資者,實非外資也),如此循環往複。

(在2000至2011年間共有約3.75萬億美元的非法現金流流出中國)

(非法現金流主要通過虛假貿易進出中國)

(中國最大的投資來源地居然是香港和英屬維京群島這兩個彈丸之地,中國的外資絕大部分是出境漂白的內資)

中國的利率黑市既是國內腐敗和尋租的價值套現機制,又是國際虛假貿易和熱錢循環的重要組成部分。我在寫作《中國罕見股災背後的陽謀》一文的過程中還發現,利率黑市不僅為衝擊中國金融穩定提供了資金資源,還提供了可以鑽中國落後的金融監管的空子進行制度套利的人才和技術資源。參與利率黑市的金融機構可以雇傭海外熱人(Hot financial talents)以及使用高端高頻交易和寬客資源。這個研判稍後在被媒體曝光的某中資證券公司與美國量化對沖基金司度的勾結中得到了印證。聽到美國對沖基金巨頭司度在中國居然註冊為貿易公司,我一點也不稀奇,因為熱錢的流動絕大部分就是通過虛假貿易進行的。某中資證券公司與司度的勾結堪稱利率黑市中完美的組合。

利率是一切資產價格之母,由於利率黑市的大規模存在,中國的資產價格形成機制嚴重扭曲,融資活動由投機融資和龐氏融資主導。生產要素的價格通脹成為了融資活動的主要驅動力和目的,而忽視了生產要素的本質是用來生產的,結果導致生產活動中生產要素的相關成本增加的速度遠遠高於利潤的增加速度。生產要素(資金和土地)的生產功能退居次要地位,而其尋租功能成為主導。

沿著利率黑市這條線,我把中國的宏觀經濟部門分為兩大塊:一塊是人民幣資產(房地產,資金)的尋租收入獲得者:這一塊由政府部門(即公共部門)和特權經濟機構這兩塊組成;另一塊是私營生產部門。尋租收入獲得者是坐轎子的;私營生產部門是抬轎子的,是尋租成本的主要承受者。利率黑市是人民幣資產的尋租收入獲得者從事套利和洗錢的市場渠道。

由於利率黑市的資金有逃離中國變身海外熱錢的需要,央行拋售外儲資產硬撐人民幣匯率的行為可以看作是對利率黑市跨國業務鏈的一種補貼。人民幣匯率戰略貶值這麼難以推進很大程度上就是由於利率黑市背後的既得利益太過強大,金融改革,利率改革,匯率改革這麼難也在於此。沒有這些改革的成功,人民幣資產價格形成機制嚴重扭曲。

在過去中國融資成本高企,人民幣匯率不斷升值的十年間,利率黑市是人民幣資產最大的多頭,而未來利率黑市將是人民幣資產最大的空頭。抵押質押給利率黑市的房地產,股權,債券等資產將是其砸盤的超級籌碼。超級股災的血戰只是利率黑市做空人民幣資產總戰役的預演。人民幣匯率之戰將是決戰之戰。

利率黑市是在影子銀行,P2P融資平台,互聯網金融平台,配資機構的融資深海中潛行的超級鯊魚群,人民幣資產猶如海面上漂浮的血肉。—-2015年10月19日筆者聯合早報專欄文章《中國經濟的毒瘤》

6.中國和外圍背離的終極意義

那麼中國和外圍的背離意味著什麼?意味著我們為了金融安全要甘於寂寞。貨幣流動性里到處都是龐氏融資和財務造假的定時炸彈,不把這些定時炸彈排除掉,後果不堪設想。這也意味著金融整頓和金融反腐給大哀股,房地產,大宗期貨,債券劃了一個貨幣流動性的頂部。在這樣的情況下,寄希望於大哀股,房地產,大宗期貨,債券有中長期的持續性牛市等於跳高運動員和地心引力作對,要飛上天。大哀股,房地產,大宗期貨,債券市場這麼多年妖精和害人精橫行的亂象表明,中國的金融市場很大程度上已經與實體經濟無關,成了資金套利的賭場。金融市場最終能否回到為實體經濟提供融資服務的本質上來,決定了中國經濟是否能涅槃重生,也是全面反腐能否根本勝利的關鍵。金融腐敗是腐敗中的腐敗,只要金融反腐不取得根本的勝利,所有的反腐都是看熱鬧。金融市場回到為實體經濟提供融資服務的本質上來,中國經濟涅槃重生,這才是人民的名義的宏觀金融落腳點。

二.利率黑市:房地產篇

一.深圳上海樓價暴漲的主流誤解

過去半年很多人問我深圳的樓價為什麼漲的這麼火,我一直沒有回答,因為在收集研究數據之前,我不願意下結論。因為金融經濟學應該是一門倚重數據分析的科學,應該用會計學,統計學,乃至大數據去分析。一切邏輯必須得被數據驗證或證偽,這就是實證經濟學的靈魂。

不過最近我就深圳樓市的數據搜集和分析已經有了突破性的進展,在我合盤端出我的研究成果之前,讓我們先看看主流媒體和磚家是怎麼解讀深圳樓價暴漲的:

深圳樓價暴漲的原因首先在於,深圳樓市是「北上廣深」中最小的。同時,新房佔比也是最低的,僅佔三成。因此,雖然其新房庫存消化周期與其他一線城市相差不多,但存量絕對值很低。當需求反彈時,新房庫存不能像其他城市那樣起到蓄水池的作用,市場容易被一下子推高。

其次,產業結構的影響。決定一個城市住宅銷量的是人口規模(在四個一線城市中深圳成為凈人口流入最多的城市),而決定其房價水平的則是產業結構,和以此為基礎的收入結構。深圳是國內互聯網行業以及金融行業的聚集地(多家機構報告稱深圳競爭力首次超過了香港,位居國內第一。深圳GDP也將在今年超過香港;而「神創板」多個股價暴漲的公司出自深圳,似乎預示著這個城市已經成功進行產業升級,成為高科技、新興產業的天下,深圳也被賦予「中國矽谷」之稱。),去年這兩個行業的發展有目共睹,從業人員收入大幅提高,因而促生了大量購房需求。

再者,在14個主要大城市中,深圳土地面積最小。而且,深圳早已到了無地可用的狀況,劃定邊界,還要劃到哪裡呢?真的要划,結果或許只有一個:導致房價繼續上漲。根據相關規劃,到2020年,深圳建設用地上限是976平方公里。目前已使用了940平方公里。未來5年,深圳只有36平方公里的新增建設用地,平均每年只有7平方公里。

看出來問題沒有?主流媒體和磚家都是從房地產市場的供需角度出發來分析問題的。這和我的實證經濟學研究背道而馳。看病看錯了,下藥就會吃出問題,嚴重的會吃死人。我在今年1月15日發表在《聯合早報》的《中國房地產去庫存可能重蹈股災覆轍》一文中是這樣預測中國房地產去庫存的:「房地產的危機並不是供求的危機,而是融資槓桿的危機,就像漢能股票的腰斬風險,並非其二級市場的供需,而是其被用來作為質押物融資的槓桿風險。房地產去庫存之戰不僅是供需再平衡之戰,更是金融槓桿風險之戰,搞不好會重蹈股災的覆轍。」單講供需的去庫存,不講去槓桿最後會出大問題。

二.深圳上海樓價暴漲的詭異

我一直以來都說房地產危機實質上是債務危機,房地產周期就是債務周期。供需只是障眼法。下面就讓我們通過中國的宏觀金融數據分析,揭開深圳上海樓價暴漲的畫皮來。

讓我們來看下面的兩個數據圖:

數據來源:WIND資訊

在相當長的時間內,深圳房價同比增速都和金融機構外匯占款同比增速和外儲資產同比增速高度正相關。但2015年三月之後深圳房價同比增速卻開始和金融機構外匯占款同比增速和外儲資產同比增速發生背離。以前的深圳房價是外匯占款和外儲資產增加速度越快,漲得越快,外匯占款和外儲增加速度越慢,漲得越慢;2015年三月之後,深圳房價卻是隨著外匯占款和外儲資產自1994年以來(過去這22年)所未見的速度坍塌而進入歷史上前所未見的高速增長期。

中國過去三十年的實證經濟學數據表明,金融機構外匯占款同比增速和外儲資產同比增速越高,宏觀流動性就越寬裕;金融機構外匯占款同比增速和外儲資產同比增速坍塌,宏觀流動性就坍塌。房價是貨幣現象,那為什麼深圳的房價卻是在宏觀流動性以歷史罕見的速度坍塌的過程中以罕見的速度上漲呢?

深圳樓價暴漲的詭異毀三觀吧?在運用西方實證經濟學研究中國經濟現象的時候,經常會遇到這樣毀三觀的時刻,這個時候就必須了解中國金融經濟的特色,結合中國的實際情況去創造性的運用西方實證經濟學。

三.答案就在結合中國實際的金融經濟學里:利率黑市

在中國特色的金融系統里,深圳扮演極其重要的角色。深圳是中國利率黑市最關鍵的一環。利率黑市誕生的緣起是中國利率非市場化,由央行統一調控,存款和貸款息差過大;再加上資金資源被國有大行壟斷。銀行的信貸資源絕大部分被國企央企和特權民企壟斷,廣大私企借貸無門。銀行信貸資金利息往往不超過10%,而根據微金所的數據,中國民間借貸市場平均利率水平則在30%左右。要知道中國實業企業平均利潤率只有5%,於是許多國企央企以及特權民企弄到廉價的資金之後,不是從事實業生產,而是從事資金倒賣。如今,利率黑市就是中國資金倒賣和套利的市場渠道總集(P2P,互聯網金融,理財產品等等,鏈家違規發展P2P,互聯網金融,理財產品來推高房價的醜聞並不讓我吃驚,因為利率黑市的平均套利收益回報要顯著高於利率黑市之外的企業,也驗證了我之前的預測:房地產的危機並不是供求的危機,而是融資槓桿的危機),中國的影子銀行在很大一部分上就是利率黑市。

利率黑市的規模可以通過影子銀行的數據來窺視。根據中國人民銀行數據,2013年中國影子銀行在其社會融資總量中的佔比高達30%,而這個佔比在2012年時為23%,其增速舉世罕見。根據布魯金斯學會的研報,2013年中國影子銀行的規模有25萬億元人民幣之巨,屬世界最大之一。

腐敗,尋租和套利為利率黑市源源不斷的提供資金,這些資金在套利完成之後就有了逃離中國的必要。根據國際反洗黑錢智庫全球金融誠信組織的研究報告,(如下圖所示)在2000至2011年間共有約3.75萬億美元的非法現金流流出中國,這其中有相當一部分是貪腐收入。中國現在外流的非法現金流對GDP的佔比已經超過了10%,每年在中國,香港,英屬維京群島之間通過轉手套利和貿易作假渠道流動的非法現金流高達1萬億美元之巨。腐敗和尋租收入逃離中國后變成海外熱錢又再進入利率黑市套利(外資者,實非外資也),如此循環往複。

下面來揭示深圳在中國利率黑市中的巨大意義:「香港是中國大陸利率黑市的非法現金流洗錢中心(每年數千億美元之巨),深圳毗鄰香港,坐享地下錢莊海量流動性之便利,這些錢不少便以樓房的形式囤積著,由於深圳地產可以在香港某些金融機構做抵押品融資,就可使黑錢流出境外。深圳在p2p金融,互聯網金融,信託,理財產品,地下錢莊等方面均走在全國前列,深圳樓市(特別是大戶型)的火爆與之密不可分。」

四.結論

深圳地產除了可以在香港某些金融機構做抵押品融資之外,還可以到國內機構做內保外貸,其套利收入還可以到地下錢莊做賬戶對敲,通過這些合法不合法的手段都可以把人民幣資產轉成境外的美元資產。深圳地產作為融資抵押品,可以創造性的利用境內境外,合法不合法的多種渠道,將人民幣資產轉成境外的美元資產。這就是「2015年三月之後,深圳房價居然隨著外匯占款和外儲資產以1994年以來(過去這22年)所未見的速度坍塌而進入歷史上前所未見的高速增長期」這樣一個逆天現象發生的金融經濟學本質。

一句話,利率黑市要趕在中國債務危機全面爆發和人民幣快速貶值之前,把其人民幣資產轉成境外的美元資產。由於利率黑市的有萬億元級別的人民幣資產需要置換成境外的美元資產,深圳樓市井噴式爆發了。利率黑市將人民幣資產置換成境外美元資產的需要到底有多強勁?根據彭博社今年1月的最新數據,2015年中國的資金流出總額為1萬億美元,創有史以來最高紀錄。同時,深圳樓市的價格增速也創了歷史最高紀錄。

深圳毗鄰中國大陸利率黑市的非法現金流洗錢中心香港(每年數千億美元之巨),那麼上海呢?上海有自貿區。自貿區也是洗錢的天堂。自貿區之前,上海保稅區就在銅融資洗錢中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如今有了自貿區,上海未來洗錢的能力也會蓬勃而出。年後上海房價的井噴就是一個標誌。

至此深圳上海樓價暴漲的驚人真相在結合中國實際的金融經濟學的聚焦下露出了本來面目。重要的事情說兩遍,深圳毗鄰中國大陸利率黑市的非法現金流洗錢中心香港,上海有自貿區,自貿區也是洗錢的天堂。深圳上海地產作為融資抵押品,可以創造性的利用境內境外,合法不合法的多種渠道,將人民幣資產轉成境外的美元資產。由於利率黑市將人民幣資產轉成境外的美元資產的強勁需要,深圳上海樓市井噴式爆發了。深圳上海樓市越火爆,表明利率黑市將人民幣資產置換成境外美元資產的需要越強勁,表明未來人民幣匯率貶值的壓力會越大。利率黑市是宏觀流動性主導因素,別的人都是搭便車或者是跟風者,問題是一旦利率黑市基本完成了其資產轉移境外的任務,那麼搭便車或者跟風者就會成為最後的接盤俠。根據我的宏觀金融數據分析,今年8月份左右,中國M2同比增速會再次坍塌,那個時候正需要接盤俠(最大的接盤俠其實是接受房地產為抵押物的銀行和非銀金融機構)們挑大樑。

三.利率黑市:實業篇

1.我們生活在一個魔幻主義現實世界中

在一個理想的世界,我們當然希望每一個中國企業家都熱愛實業,能創造大量就業,幫助千千萬萬人提高生活質量,但眼下,我們生活在一個魔幻主義現實世界中。

下面這個故事前一陣子在朋友圈裡刷屏,我也不知道這是笑話,神話,還是現實。

利率黑幕:20年樓市和A股暴利豪賭的答案都在這裡

馬斯庫是一名德國人,2005年拖著一隻行李和300萬元存款,漂洋過海來到浦東。

他拿出100萬元付了房子首付,剩下200萬元經營紅酒生意。

十多年過去了,200萬元的創業經營款早被馬庫斯虧得顆粒不剩、底褲朝天。如今,他以1725萬元賣掉房子,打算回國休養生息。

臨行前,他聳聳肩,滿臉不解地說:「MLGB,這真是一個神奇的國度!

如果你恨一個人,你就勸他搞實業;如果你恨死了一個人,你就勸他創業。

有的人就是想把希望硬生生折騰成絕望,你就是八頭騾子也拉他不回頭,最近就有這麼一位企業家朋友和我說他賬面上閑錢太多,想買地擴大經營面積,問我怎麼樣。我問他「你是喜歡供不應求還是供過於求的感覺?」他說喜歡供不應求。我說「你生意做得好就是因為你供不應求,而要擴大經營就有可能搞成供過於求,何苦呢?」他還是很固執,想擴大經營規模,我就說地能租就不要買,未來實業會越來越不好做,要備糧(現金)過冬,不要光景好就把糧給吃光了。輕資產,重現金,情況一不對頭才能跑得快。

有些時候,No Zuo No Die。這是我最後想送給他的話。

幾乎每一個做實業的人都有一個夢想,那就是做上市,那麼上了市的企業都在幹嘛呢?事實上,他們遠離了做實業的初衷,愛上了理財。

2.上市公司理財也瘋狂

理財真的不只是中國大媽的菜,上市公司也好這一口。

根據wind資訊統計數據,2016年共有786家上市公司購買理財產品,購買理財產品合計9594個,理財資金合計達8139億元,分別比2015年增加25%、31%、48%。其中購買理財產品資金超過100億元的公司有6家,打頭的中國神華投資在理財產品的資金為334億元,是其研發投入的58倍。

部分主營業務慘淡的公司甚至以理財收益為盈利支柱。數據顯示,2016年當年公司凈利潤50%以上是理財收益的公司有16家,其中7家公司的凈利潤主要是源自理財收入。以西安旅遊為例,2016年年報顯示,其過去一年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凈利潤為-4170.97萬元,主業虧損嚴重,但使用暫時閑置募集資金購買2.6億元的理財產品,獲得4113.74萬元的投資收益。

A股上市公司共3204家,有四分之一靠買理財來持家過日子,2016年上市公司通過A股融資4.6萬億,然後他們拿出8139億元買理財,理財資金對A股融資總額佔比為17.7%,差不多是五分之一。國家發展A股本想給實業提供融資支持,結果他們拿到錢卻大把的去買理財。

除了買理財之外,上市公司還炒房。跟據wind統計數據,2016二季末,A股有1305家上市公司有投資性房地產,合計達到5951億元。其中,投資性房地產超過100億元的上市公司就有12家。如下圖:

如表所示,中國平安同期投資性房地產高達334.29億元,是保險公司里炒房地產的一哥。險資對房地產青睞有加。中國太保、新華保險、中國人壽二季末投資性房地產也分別高達62.53億元、31.74億元和12.14億元。除了保險,財大氣粗的銀行也布局了大量房產。除了中國銀行,交通銀行、招商銀行二季末投資性房地產則分別高達60.21億元和16.86億元。以險企、銀行為代表的「高富帥」企業在加大地產的投資,而那些「矮矬窮」的中小上市公司便開始紛紛選擇高溢價賣樓保業績。除了ST寧通B外,雲賽智聯、海航創新、綠庭投資、外高橋、長城電腦5家上市公司也於近段時間內發布出售旗下房產公告,擬出售和已出售的房產均位於北京等前期房價大幅上漲的一線城市。其中,雲賽智聯通過售房獲得約1.86億元收益,而雲賽智聯2016年上半年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僅為7073.73萬元,尚不及賣房收益的一半。

讓我們再來看下面的數據圖:

上面這個數據圖來自國家統計局,顯示2015年全國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利潤累計總額同比增速在股市大盤高速增長的前半年一直高速增長,6月份超級哀股成災之後,該利潤累計總額同比增速一直坍塌了整整半年。數據分析顯示,4月份利潤累計總額同比增速增長企業中,95%以上炒股、炒房、期貨、基金。

這讓我想起了祁同偉,剛開始的時候只想做個好警察,結果成了人民英雄,再往後就成了一個為了權力和金錢無惡不作的投機者;同樣的,很多企業家一開始只想做好實業,最好能上市,一旦上了市之後,就拋棄了實業,全情投入「資金倒賣,錢生錢」的套利遊戲。

為什麼辦實業搞不過買理財的?

利率黑幕:20年樓市和A股暴利豪賭的答案都在這裡

4.壓倒中國實業的最後一根稻草

除了受利率黑市的盤剝之外,中國實業還要承受國際最高水平的宏觀稅負。國際上評價企業稅負水平通常採用所謂的「總稅率」的概念,這個概念是由世界銀行研究併發布。所謂「總稅率」指的是,企業必須繳納的稅額占商業利潤的比例,這包括企業稅收和各種強制性繳費,強制性繳費也可以稱為「勞務稅」。具體說,所謂「勞務稅」就是企業繳納的五險一金等勞務管理方面的支出。

根據世行與普華永道發布的最新報告,2016年中國企業的總稅率達到了68%,位列世界第12位。在中國企業68%的總稅率中,48.8%是勞務稅,而2016年世界勞務稅的平均水平僅為16.3%,中國是世界平均水平的3倍。按照世界銀行的研究結論:低收入國家的最佳宏觀稅負水平為13%左右;中下等收入國家的為20%左右;中上等收入國家的為23%左右;高收入國家的為30%左右。我國企業的實際稅費負擔已經接近或超過40%的水平,但是這年頭一般企業的利潤率也就百分之五六。這樣的稅負,一般企業如果只是埋頭搞實業是很難生存的:要麼搞利率黑市,要麼別在中國搞實業。

特朗普的減稅計劃將令中國實業雪上加霜。根據美國稅收政策中心的測算,特朗普4月26日提出要把美國合伙人制企業(pass-through businesses,美國大部分中小企業都是合伙人制企業)的最高稅率由39.6%降至15%。,這個減稅方案在未來10年時間裡將給美國合伙人制企業減少2.4萬億美元的稅負,再加上特朗普競選時承諾的各種個人所得稅減免,在未來10年時間裡將給美國企業家減少9.5萬億美元的稅負,總共是給企業及企業家減少稅負11.9萬億美元。哪怕是不減稅,目前一個實體企業的稅負在美國也比中國輕35%左右。

在中國搞實業得到的利潤大頭上繳國家,殘渣冷炙留給自己;在美國搞實業得到的利潤大頭留給企業和企業家,殘渣冷炙留給國家。那麼問題來了,作為一個真正想干實業的企業家,你是在中國死撐,還是去美國獲取特朗普巨大的減稅紅包。特朗普的減稅計劃不亞於壓倒中國實業的最後一根稻草。

是的,特朗普的減稅計劃會令美國政府債台高築,很難全面實施,但哪怕是部分實施對中國實業的衝擊也是不言而喻的。

5.TO BE OR NOT TO BE

生存還是毀滅,這是個問題。在眼下,實業在中國真的很難有出路,猖獗的利率黑市,全球頂級的宏觀稅負敲骨吸髓的負荷,再加上宏觀經濟萎靡不振,這個時候不但不應該擴大經營規模,還應該剝離所有非核心業務,非核心資產,如果真的想堅守實業,那就靠核心資產刷存在感就可以了,對於固定資產,能租的就不要買,對於巨大的人力負擔,能外包外派的就不要搞大直接雇傭編製,不要嫌現金太多,要多攢餘糧好過冬。但凡有點於心不忍的,真的不要勸搞實業的朋友在這個節骨眼大展宏圖,宏圖越大,光景不好的時候才更加無處可逃,那可真是化宏圖為囚籠。更別勸人創業,根據數據服務商IT桔子的數據,截止2015年年底,2013年後成立的公司死亡數量(已關閉狀態)為406家,其中2013年成立的公司死亡量佔比為90.6%。九死一生的事,你得跟人有多大仇恨,才勸人去干。閑錢多了不燒手,攤子小了,情況一不對頭才能掉頭就跑。

在一個理想的世界,我們當然希望每一個中國企業家都熱愛實業,能創造大量就業,幫助千千萬萬人提高生活質量,但眼下,連做實業做上了市的企業都熱衷於買理財了,你願意身邊的人去走那樣一條實業之路嗎?哪怕宏觀稅負由於種種問題很難減下來(政府債務負擔很重,減稅是心有餘而力不足),你至少要把利率黑市的這幫妖魔鬼怪給打得七七八八,實業才有希望。紮根中國心繫實業的企業家是這個世界上最不容易,最偉大的人,他們這樣的火種要留下來,只有那樣,經濟的嚴冬過後,中國實業的星星之火才可以燎原。

A股是用來辦實業的,不是用來倒賣資金的,所以本文透過金融量化分析也指出了A股基本面的基本面。這個基本面不扭轉,100個「牛市余」送給你罵Die也是白搭:逛賭場,最終贏了是運氣,輸了得服氣。

責任編輯:





コメントを残す